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两新党建 >> 内容

中央全会备受瞩目:中国政治的新景象

时间:2010-10-13 点击:412

  核心提示:...

中央全会备受瞩目:中国政治的新景象

 

作者:叶笃初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101011日 2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在即,中国社会出现了一种值得关注的走近中央全会现象——

党的十七届五次中央全会即将召开。中国社会出现了一种值得关注的走近中央全会的新景象。这次中央全会的召开,将是我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事关迈向迎面走来的十二五时期开局及其后续社会经济发展成果,乃至同正在做和将要做的迎接建党九十周年及党的十八大召开这些举世瞩目的大事联系起来。

 

循例自今年年初中央领导率先示范,中央各部门、地方从省、市到县领导,纷纷到第一线进行摸底调查、核实数据,特别是倾听基层干部、群众对社会经济发展意见,对人民至为关注的物价、住房、医疗、教育以及环境等等突出实际问题着手标本兼治;其间频仍发生意外灾害,更促使了人民要求、愿望凸显出来,也使十二五时期党和政府努力顺应人民期待更加凸显出来。念兹在兹,确是五中全会题中应有之义。72日政治局会议为五中全会作重要准备之中宣布:顺应各族人民对过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这已在全国上下和各类媒体舆论中形成拭目倾耳,观化听风之慨,事实上揭开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政治生活更加蓬勃生机的新的一页。时间乃真理之前驱,从这次中央全会起步依序前行,显现的正是我们党的审计重举,明画深图的不懈努力。中央全会备受注目是当代中国的最新政治现象。所谓注目本意是为揭示当今中国政治生活中存在着的一种真实,而这种真实蕴含的是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正显峥嵘。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制度和决策机制中,中央全会占有重要地位

 

召开中央全会的体制虽然自党诞生之初即从法规上已经确立,但在长期革命战争年代和在新中国成立后的若干非常时期,事实上未能正常和有效运行,甚至若干个别时段近乎名存实亡。比较而言,从1989年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这种中央全会领导制度才日益趋于正常完备,步入成熟的民主化、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200211月,经党的十六大选举产生中央委员会和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产生的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揭开了我们党的中央领导制度史上的新的篇章。

 

中央全会在党的历史上通常都有重要标识意义,这固然缘由党章所赋予具有的地位,同时又因为它所作出决定的内容具有战略性质。在党内领导干部和部分学者中,视中央全会为出战略的地方并不过分。这在进入新世纪以来党的十六大后各次中央全会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突出。通过定期的政治局会议和中央全会这个平台,先后讨论和作出了包括坚持科学发展观、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和具体决策部署。虽然每次全会内容各有侧重,但在整体上紧密联系、互相衔接,贯通着始终如一的鲜明主题:贯彻落实党的十六大、十七大提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伟大目标的历史任务,充分表现了我们党对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性特征的深刻认识和科学把握,既承前启后,又继往开来,持续不断地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向前推进的努力。所有这些,事实上也构成了今后将要召开的党的十八大所赖以为据的重要背景。

 

现在,每年例规举行中央全会,都是以前所未有的透明、公开方式,在第一时间公布消息或发表文件,积极引导社会舆论,显著拉近了广大党员同中央领导的距离,拉近了社会各界包括媒体同执政党的重大政治动向的距离。因此,这种具有广泛群众性和社会性的日趋走近中央全会现象,已成为新世纪当代中国政治的最新景象,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一个突出标志。

 

■“走近中央全会现象,体现的既是对这次全会的关切,又是对中央在全局上和重大判断、决心及举措上的认知与认同

 

解析走近中央全会这种最新景象,是很有必要的。走近中央全会既是对一次全会具体内容和成效所表现的关切,又是对中央在全局上和重大判断、决心及举措的认知与认同,扩大而言,更是表现了对我国政治发展动向的注重与关切。这同文革之后,在社会上一时所谓远离政治告别理想之说盛行,根本不同;也同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由于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90年代初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致使党内外许多人误认以为无须要讲政治,甚至有的干部也只是讲赚钱的状况,大相径庭。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当我们把走近中央全会视为当代中国一种重要政治现象的同时,丝毫没有忽略深藏于其后的具有基础意义的经济发展以及广义上的各种社会文化发展动向。它们之间是融通和互为作用的。人们越来越趋走近中央全会之日,亦即党和政府以主动姿态,努力实现经济持续发展,扩大民主、改善民主之时。这绝不是偶然的,走近中央全会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当然,我们所说走近中央全会,只是泛指一种大潮流、趋势、动向,而实际社会生活中,不同界别、不同层次、不同人群之中,自然是有区别的,不但重视程度不同、关注内容也有相异。但也并非无规律性,乃至杂乱无章。事实上,在进入新世纪以来这些年中,两届中央及十二次中央全会,除两届首次全会系属大会的延续,按照程序在中央委员会中遴选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总书记,批准中央书记处、中央纪委、中央军委以及组成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等。嗣后,各次全会涉及政府工作机构设置、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和党的建设等等,都是事关全局,都属党和国家生活大事,因而引起注重是必然的。中央全会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加重要,尤其是同广大公众直接利益、具体利益关系越多,也就越加受到关注。十六届五中全会的十一五规划建议,六中全会的社会和谐部署,十七届四中全会的进一步推进党的建设决定和即将举行五中全会提出十二五规划建议的关注度达到了最高值,就是很好证明。事实表明,有关民主民生内容多少同社会公众的关注程度是成正比例的。由此,也再次证明了人民是讲求实际的,党的决策只有是求真务实的,才能受到人民关注拥护。

 

中央全会之所以成为广大群众关心的会议、成为媒体聚焦的会议,其原因在于得人心

 

必须指出,执政党的中央全会成为广大群众关心的会议,成为街谈巷议、媒体聚焦的会议,并且在多数人中都是以正面、积极的态度,存有许多期待和希望的会议,这是为什么?这就叫做得人心嘛!这对我们这个已经执政多年并将长期执政的党来说,应该看作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下情上达、上情下达,是一个多么重要的进步。试想,如果是人们对执政党的中央会议看作与己无关,甚至采取冷眼旁观态度,甚至像过去有时候曾出现的三缄其口”“万马齐喑,难道这样能说好吗?!当然不好!我们所以说是不好,一者同我们党的宗旨和社会主义制度本质属性不符合;二者同社会发展、时代潮流也相悖逆。在当代社会日新月异的条件下,党的活动与人民的关注度,除了政治心理因素之外,的确还有技术因素,那就是在纸质媒介之外,包括电话、网络、视图等等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党务公开,从封闭走向开放,而社会公众对执政党关注,从疏离到知悉,乃至接近和参与,这是势所必然。由于关注,扩大了公众参与的几率与空间;由于关注,加速了破除神秘感,增加了党务公开的透明度;由于关注,密切了上下关系、干群关系、党群关系,巩固了党执政的社会基础;由于关注,减少了隔膜,把许多不和谐因素降低到较少程度,最大程度地调动积极因素。从这个意义上,或可认为:人们关注中央全会,何尝不是中央全会贴近人民的结果!然而,仅有一种党的主动,还不足以形成这种局面,同时需有人民的主动,还有第三方即媒体的主动。党的主动得益于明智,人民的主动得益于开化。二者结合互为因果、构成赋有以人为本深意的积极的双向沟通,加上不可或缺的媒体的中介及传播作用,从而形成一种顺应时代潮流的政治生态进化。所有这些,最终当然都是由社会主义制度本质和中国共产党的性质所决定,是坚持党的领导和维护人民主体地位的执政理念的必然结果。对于中央全会的关注,必然也就带动了对公众所在地方和部门工作的关切。也就是说,中央的决策在本地方或本部门执行或落实得怎样呢?人们正是这样用以观察、评价或考验一个地方、部门,乃至一个领导者的作为。这种影响或可认为非始料之所及。正是如此,我们就不能不尤其重视关注中央全会这种现象的全部蕴含及其发展。

 

可以说,具有广泛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的对中央全会的关注,事实上已成为一种重要资源,一种对党的支持、激励和监督的力量。一个地方、部门的成熟的领导者,应当有意识地把这种趋势和现象作为宝贵资源去加以推进和强化,使自己处在更加主动的地位,引领民主政治健康前行。

 

(叶笃初 作者为中央党校教授)

 

主题链接

 

中央全会的职能

 

中央全会,是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的简称。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中央委员会执行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领导党的全部工作,对外代表中国共产党。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由中央委员会召集。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召集,每年至少举行一次。党的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务委员会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行使中央委员会的职权。中央全会通常的议程是:听取中央政治局报告工作,讨论并决定党的重大问题,等等。(文哲)

 

 

, ,

作者: 来源:江山党建
  • 江山党建(www.zjjsdj.gov.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ccj@zjjsdj.gov.cn 网管电话:0570-402660
    组织办: 0570-4026620 传真: 4026655
  • 浙ICP备0587069号